山月

斯人若彩虹

2019.7.23

昨天折腾了一天终于到达了东京。日本的气候真的很舒适,然后日语几乎不会的我在便利店买到了绝赞好喝的牛奶。

但是住宿。。大概是遇到了欺诈吧。。我们在爱彼迎订的民宿,简直了。。我住的这个三人间还好,只是小而已(估计也就学校宿舍的一半),其它几间甚至卧具有异味根本没有办法睡。心累啊,不知道明天怎么解决。而且这么大的地方一晚要将近一千软妹币!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ps:目前我遇到的最大困难也许是—垃圾分类


2019.3.17

一周一周过得愈来愈快了,说明我已经适应了这种忙碌,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上周把《古文观止》第三卷读完了,后半部分是《公羊传》《榖梁传》选篇,和第一卷《左传》有相同篇目,可以稍作对比,《左传》是一个个完整的小故事,可以脱离《春秋》单独食用,但另外两传还是要结合原书才算完整。突然脑子灵光一现,觉得春秋三传好像同人文似的,《左传》像作者套了人物性格经历去写新的故事,而《公羊》《榖梁》对不了解原作的读者就不太友好了(笑)

汉书没看到十页嘤嘤嘤

给老师发了邮件,收到的评价是“没有很好的提炼”“副标题含混,不像规范的学术话语,与具体框架也不吻合”。叹气。累到不想再努力了。我甚至有一点怕这样的学术训练会不会造成我对文学兴趣的衰退,落得“减尽当年风情”的下场。

#下周有两个重要的pre,都是专业选修而且展示占分数比重很大,不管心态多么崩都得好好做下去啊!

汉书每天两页,不能再少了

《琴史》第十章《嵇康》

《古文观止》第四卷

《春宴》

因为前几周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冷了
所以今天真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
一夜之间,玉兰全都开了,像振翅欲飞的白鸟立在春风里。

悲回风

  《悲回风》是高中时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的题目。记得当时我把它小心地裁下来贴在我的剪报本上,但内容我却已经记不清了,说来也奇怪,我至今还能背出语文附加题要求背诵的无聊的重点——比如阿Q的自尊自大自轻自贱自欺欺人,于这篇我当时很喜欢的《悲回风》,却只记得“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这一句话。

  今天明明是难得的晴朗春日,突然想起悲回风,自己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我小的时候读书极杂,不求甚解,十岁的时候好友送了我一套红色经典,我抱着《少年周恩来》津津有味地看了好多遍,后来又有某亲戚送了一本不知道什么三流出版社出的《二十五史》,就普通厚度普通高度普通宽度,现在看来删减翻译得惨不忍睹,当时我却也爱不释手的,我朋友的父亲极爱书,我每次去她家玩都会钻进书房,但当时最喜欢的确实《中国四大美女》,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正史野史夹杂,我看得都快能背出来了。那个时候,没有谁给我列书单,也没人能培养我的文学趣味,我小时候是听妈妈讲童话故事和亲戚邻居之间的蜚短流长长大的,我妈对于钱一直捏得比较紧,我也没什么机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可能也没什么喜好)买书。三年级的时候我患了鼻窦炎,需要连续一周去医院挂针,我妈破例在医院旁边的书店买了一本《人类未解之谜》给我消遣,封面是深褐色,有一个骷髅,当时我兴奋了很久,说的夸张一点甚至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当时“正常”的儿童读物我倒是不怎么了解,比如淘气包马小跳、窗边的小豆豆等等。

  后来初中就读得越来越多了,三毛啊,龙应台啊,汪曾祺啊,哈利·波特啊(强行混入),川端康成啊(当时很喜欢花未眠,写的特别美,但是《雪国》《千只鹤》从来都觉得看不下去,不知所云),林海音啊,席慕容啊沈从文啊梁实秋啊等等。还有好多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当时有一位特别好的语文老师,我每周去她家补习,她会依据自己的品味(当然是非常好的)给我们挑名家作品来分析解读,那些文学的下午真的是非常美妙的。我印象深刻的篇目,比如《葡萄月令》《复仇》《花未眠》等等都是我们当时的阅读欣赏材料,我从她家出来之后常常就往图书馆跑,把我喜欢的作家的书借回来看。初中课业并不重,晚上六七点就能写完作业,老师也很开明,是我人生的玫瑰色岁月吧。

  大部分阅读品味在初中已经定了,而且高中大部分时间为了高考而学习,新爱上的作家实在乏善可陈。高一买了一本《古文观止》,高二开始认真地喜欢鲁迅和张爱玲和白先勇,高三买了木心全集和《山海经》。高二高三我省出来的钱全都花在《南方周末》《读书》《散文》上,有钱就都买,没钱就挑着买。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回忆了这么多,我今天明明只是想写写安妮宝贝的。前几天去图书馆借白先勇准备做当代文学史报告的时候,在旁边看见了《且以永日》。在我看书从不关心评论家怎么说的年纪,我喜欢过她的文字。我现在还是讲不清原因,但我就是喜欢那种质感。我喜欢她的时候可能是初三吧,一转眼五六年了。今晚再看《且以永日》,扑面而来的熟悉实在难以招架。

“所有人的不可自拔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囚笼之中。”

不能再写下去了,越写愈发现自己在大学思想的贫瘠。我学语言学,学逻辑学,学哲学(学的都很浅,入门而已),学禅宗学文学学历史,学得太忘我了——我不敢说某本书、某个作家、某个流派很好,只因为我喜欢,没有其它任何原因,我必要依附于前人的观点或者缜密的推理,然后才能沾沾自喜。这太可怕了。

#上周定的TBR有点太乐观了,古文观止我真的做不到一天一卷,稍微认真点看的话一周一卷差不多;汉书认认真真看了七八页,主要是老师提高了要求,只能从头再看;《台北人》看了大半本,《白先勇传》看了4/5(质量其实一般),《昔我往矣》《树犹如此》基本看完,《原来姹紫嫣红开遍》看了一半。《琴史》1-3章。退掉了四书与中华文化的课,所以没继续看《一阳来复》,以后会不会看,随缘吧。我其实是一个散漫的人,所以以后还是少一点硬性规定,每周列出必做,周末总结一下就好。

#第三周TBR

《古文观止》读一卷

《琴史》4-7章

《汉书》十页

看完手头白先勇的相关作品,理出一个清晰的报告框架给老师发邮件。


  

2019.3.3

潜水好久的我终于打算冒泡啦(๑>؂<๑)

以后这个账号还是会拿来随便写写各种琐事和想法(可能也有学习规划:)努力做到周更!


开学第一周真的忙 到 爆 炸 一周五天早课,本来是想做一个本学期TBR的,但是上课之后发现老师的推荐书目多到我根本没时间自己找其他的书,所以我当机立断决定以每周为期规划TBR(要看的真的太多了)而且很多书看完了不写点东西心里还是过不去,所以这个号以后可能不定期更新一些读书笔记|ω・)新的一岁,好好做一个学习|生活博主(发出flag的声音)


上周读了新文化运动的一些核心文献,比如《文学改良刍议》《文学革命论》,易卜生主义(是叫这个吗),还有鲁迅和周作人的几篇。寒假看了《前辈写真》《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虽然想法很多但都还没有动笔写笔记(●—●)


#下周的TBR:

《古文观止》五卷

《汉书》十页

《台北人》

《一阳来复》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完,先定这么多吧。


2018.11.23

今天讲一件非常非常震惊的事


我的室友C早晨买早饭刷卡的时候,隐约感觉自己的余额不对,就随手查了一下校园宝的流水账单,发现每天早上七点之前都会有一笔不小的支出(20~30元),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三个人都还没有起床(瘫),只有室友A已经起来,而且她每天早上都会进进出出两三趟把我们吵醒。


于是C拉出本学期所有流水账单核对,发现A从九月份就开始刷她的卡,三个月一共花了将近八百块钱。我和室友B陪她去保卫处报案并调取了监控,确认是她无疑。


我们三个人和A相处不融洽很久了,主要原因是作息太不吻合,以及其它鸡零狗碎的事情,加在一起就让人心生厌烦。但是我们三个都算是温和的成年人,所以,即便她拒绝和我们一起到垃圾却还是把垃圾扔在我们垃圾桶里、拒绝一起买厕纸却用我们的厕纸、以身体不好为理由从来不打扫寝室卫生,以及其它很多想起来依然令人作呕的事情,我们的处理办法也很克制。前一阵子因为她半夜上厕所不关门也不开排风,我们经常在半夜被臭醒,所以去找楼长要求换寝室,惨遭拒绝后我们也没有继续想办法。


现在看来,是我们一次次的克制和容忍,让她一次次挑战我们的底线。


这个人居然还是大类绩点排名第一,综合素质优秀,拿到了一等奖学金。一个大二的学生,面试的自我介绍居然还是她妈妈一字一句帮她写的。


我和BC讨论了许多种可能性,虽然我很想让她付出代价,但是我们也不想因为她自己想不开出了什么事而被推到风口浪尖。我们三个人的家长竟然出人意料地意见一致:这件事严重是严重,但钱是小事,你们不能不依不饶。


我的理智也告诉我我不能,在结果盖棺论定之前我不能随便乱讲话。可是我真的非常愤怒并且郁闷。。我不能发空间朋友圈挂她,只能在lof宣泄一下,以后记住,对这种人不能过分善良忍让。


见到的夕阳永远比拍下来的更好

学校有了新的锻炼规则之后,我最喜欢的事情就变成了每天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骑车在校园的各个地方打卡。“诶这个地方没来过呢”“哇这里好美啊”,仿佛是小小的探险,带来小小的新鲜感和小小的成就感。

早上太阳特别好,立刻兴冲冲地把被子抱出去晒了,做了一会儿社团的事情就去洗了头发,然后把凳子搬到阳台,一边晒太阳一边翻西游记,中午抱着软软的被子睡了一个好觉。

我想,这学期开学我最大的变化是:知道有一些事情很难,但是我不怕去做了

2018.7.22

台风来了,从午饭后到晚饭前,雨一直断断续续,时大时小地敲着我的窗。我伸手把窗子推开一条缝,潮湿的、混合着土腥味和草味的空气非常猛烈地冲进我吸了一周空调的鼻腔。一个不着边际的脑洞突然醒了,如果空气也有优雅和低劣之分,并且可以受人为控制,会不会有人为了生活品质花钱把自己的领地都换成“高贵”的空气,有人为了钱心甘情愿摧残自己的鼻子?然后安慰自己,不过是味道变了,反正死不了嘛。

雨像子弹一样打过来,我打开歌单,从《身骑白马》一直放到《飘》,觉得自己应该吸一根烟,像何宝荣一样,想一些只有自己会想的心思。可是这一周确实过得乏味,没什么好想。周日,给我的学生放了一天假,所以我的一天就没有了教数学这一项任务,只剩下看书、发呆、看b站和睡觉。昨天我看到“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今天看到“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为拂人之兴”。也许每天是比昨天多懂了一点,但这一点的改变仅作用于我,而且往往让我觉得个体又与外部世界远了那么一点。

我想探索的东西,它已死去了吗?

***发现自己写东西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越写越悲观,写完之后又不想这么悲观,每次都强行扭转方向。也许

嗯,明天也许会开心


2018.7.19

一回家就感冒,可以说是非常迷幻了。。硬扛了一天,第二天就开始发烧,头痛到炸裂。断断续续地打喷嚏流鼻涕这里痛那里痛,折腾到今天,仿佛是把这半年独在异乡不敢生的病都补了回来。

最近的不如意,十之八九是因为既定目标完不成,更进一步说,是我自己也不能斩钉截铁地说我就喜欢我现在学的东西。叶公好龙,最为致命。但是看了两天像天书一样佶屈聱牙的《尚书》,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叶公好龙。我真的喜欢一坐好几个小时,把一部字都认不全的大学从头点读到尾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这几天读得比较痛苦。很多以前喜欢、抑或是我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现在好像都没有那种感觉了。在学校的时候,我好像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专业抱有怀疑,毕竟也算是底端食物链的顶部了。但是寒暑假回家常常会胡思乱想,不知道怎么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喋喋不休,“你怎么学这个的?”“不要学,这个以后没什么用的。”“你以后能干什么啊?”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本来打算暑假安静地把四书点读完,再把《目录学发微》和《世说新语笺疏》看一看。奈何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要我带一下亲戚家小孩的数学,以前我是从不信人和人在理解能力方面有很大差距,我一直觉得学不好要么方法不对,要么老师不好。现在我认栽了,真的存在学习能力这么个东西,而且很可能大相径庭。

明天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所谓诚其意者,无自欺也。”

2018.7.8

今天背文学理论,背着背着突然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笑得断断续续,然后突然就开始哽咽,流眼泪。我笑的时候没有很开心,哭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悲伤,大概是背了一整天,晚上都忘光了,太郁闷所以精神有点失常了吧。

以前好像都没怎么有过这种情况,我当年也是一个背完四本政治和四(?几本)本历史的江苏考生啊。。

可能是文学理论真的太抽象,因为没有文学史和西方文学的基础理解起来很困难,平时上课也没有完全搞懂,造成了期末悲惨的情况吧
也有可能是我每件事目标都不够明确,要求又高好胜心又强,自己折腾自己吧

~~~~~~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简体字被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作家坚持繁体竖排,不说陈寅恪《柳如是别传》和钱钟书《管锥编》《谈艺录》,很多做文献或者经学研究的老师都还坚持用繁体字,写文言。今天大概懂了,文学和艺术真的需要门槛,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界线比我想象的要严格得多。因为看到了北京试卷里“红圈圈”和“圈圈红”那一题广受争议,那个在微博上跳出来,公然说自己第一想法是“红圈圈”(错误答案)的所谓“教育界人士”,要么是水平烂到还不如我,要么是只想哗众取宠抨击一下应试教育。然后文章的作者被迫出来解释自己的正确性,一群不知道受过什么教育的人在评论里对作家破口大骂。

以我一个刚刚受过语言学基础教育的人的观点来看,试题上的话无论是语义还是语法都没有问题,但是,那有怎么样呢?我忽然觉得很可怕,如果我们以后的教育,以后的文学和艺术都被这样的人牵着鼻子走,会有多荒谬?

今天还在群里看到老师们对于王夫之的一些作品的讨论,对毛诗序的批评和争论,对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有了模模糊糊的想法。

也许繁体竖排的文言是学者最后坚持的抵抗吧